缅甸军变美中搏弈戏中戏(谢镇宽)

文章来源: 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1-09-16 21:57

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(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),于2020年11月8日,在全国大选中获胜,赢得了议会476席次中的396席。新国会原订于2021年2月1日就任开议,但当天清晨缅甸国防军发动军事政变,逮捕民盟主席缅甸国务资政(实权总理)翁山苏姬(Aung San Suu Kyi)、总统温敏(Win Myint)和民盟领导人韩达敏。数小时后军方宣布,国家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国,权力由缅甸政府军(Tatmadaw)总司令敏昂徕(Min Aung Hlaing)掌控。

国防军出师的理由是,主观认为去年11月份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、有欺诈行为,让执政的民盟因而获胜,这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其实军方的代理党与发展党,只获得33个席位,占总席次的百分之七,根本就不成气候。无奈缅甸于2015年所通过的宪法中,有一条文如果国家出现叛乱、暴力等,危害到民主团结以及主权完整的紧急状态时,国防总司令有权根据宪法的规定接管,并行使国家权力。这等于给军方一把尚方宝剑,随时可以挥砍不满意的执政者,推翻政府恢复军事统治。

缅甸自1948年脱离英国60多年的殖民统治后,国家长期由军人政府执政。翁山苏姬1945年出生于仰光,其父亲翁山将军于1947年为缅甸独立与英国谈判,就在同一年被政敌暗杀。她幼年随母出使印度,后来到英留学、结婚生子。她于1988年回到仰光,组建全国民主联盟并出任主席和总书记。1989年遭军政府、以煽动骚乱罪名将她软禁,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,1995年获释、但不准离开仰光,其夫于1999年病逝于英国牛津,无法见最后一面。2000年二度遭受软禁、2002年获释。2003年三度遭受关押软禁,2010年11月13日重获自由。她所领导的民盟虽然于2015年11月8日大选中获胜,取得国会664席过半席次390席,成为执政党掌握缅甸联邦议会两院的控制权,但仍然不拥有军权,所以必须与军方组成恐怖平衡的政府。军方在宪法中明文规定,强调翁山苏姬不得出任缅甸总统,因为她的两个儿子都是英国公民,但她却是缅甸人民心目中的实质领袖。

军文并存民主脚步失衡

军事威权与文人政府并存,打开了缅甸一个非常混乱的民主化过程,双方都在算计著如何实质掌权,他们之间是充满矛盾的零和竞争,而不是肝胆相照的和平共存。翁山苏姬在掌权期间,并没有真正扶持缅甸的政党政治,来让不同政党参与民主成长,反而是设法将他们排除在外。她甚至架空自己的政党,选用忠诚信徒来取代经验丰富的老手;排除潜在的竞争对手、加强对媒体记者的限制、将缅甸少数民族边缘化、以增强她所属缅人的支持;积极巩固领导中心统治、就连其党内的一些成员,都将她描述为专制统治的开端者。

罗兴雅人是居住在缅甸若开邦阿拉干地区北部的一个回教徒(穆斯林)族群,缅甸称其为“孟加拉人”。根据缅甸现行国籍法,他们无法获得公民身份。缅甸人主要信奉佛教,与罗兴雅人信奉的回教格格不入,再加上语言的隔阂冲突在所难免。2017年8月25日,150名罗兴雅救世军叛乱份子,向若开邦的24个警察哨所及第552轻步兵营地发动袭击,遭到缅甸军反制并展开杀戮,发生所谓图拉托里大屠杀,造成超过73万罗兴雅人逃离缅甸,并进入孟加拉或被逐出若开邦。缅甸军的屠杀,引起国际社会震惊和谴责。翁山苏迹面对这场杀戮保持沉默,不但没有究责,而且还于2019年12月11日,出席海牙国际法院,替被指控种族灭绝的缅甸政府辩护,完全漠视罗兴雅人的悲惨困境。默不作声,使昔日被视为拥有人权代表光环的翁山苏姬令人侧目改观,从此其人格破产遭到世人唾弃。

正当欧美社会对翁山苏姬质疑,她是否有心维护人权时,习近平于2020年1月17日到缅甸进行国事访问。习的到访,无疑是对身处困境的她,雪中送炭给予正面肯定。民调显示有61.5%的缅甸人说,如果要与一个全球大国结盟,他们会选择站在中国一边,而不是美国。其实翁于2016年,在当上缅甸领导人后,她选择访问的第一个东盟以外国家便是中国。

那针对这场军事政变,中国究竟是支持翁山苏姬还是缅甸军方?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于今年1月11日到缅甸访问,推动中缅“胞波”情谊,深化中缅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。他除了与缅甸总统温敏,及缅甸国务资政兼外长翁山苏姬举行会谈外,当然也与缅甸军方有所沟通。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,我们不得而知,但对于刚刚才落幕的大选必然有所咨询,也相信他们之间必然达成某种程度的默契。截至目前中国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发言的官方表态不痛不痒仅说“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,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。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,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,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”。

美国白宫发言人珍帕萨基(Jen Pasaki)发布声明称:“缅甸军方采取的行动破坏该国的民主过渡,包括对国务资政翁山苏姬和缅甸其他文职人员的逮捕,令美国感到震惊。我们继续重申对缅甸民主体制的大力支持,并与我们的区域伙伴协调,敦促缅甸军方和其他各方遵守民主规范和法治,并释放被拘留的人。”同时声也提出明警告:“美国反对任何企图改变近期选举结果或阻碍缅甸民主过渡的企图。如果这些步骤不能逆转,美国将对那些负有责任者采取行动。”2月2日,美国政府认定缅甸发生军事政变,并将暂停部分对缅甸的援助,以及制裁缅甸军事将领。

中国角色尴尬

比较中美的官方声明,中国说的显然是蜻蜓点水无人在乎,好像可以接受整起军事政变发展、肯定军方揭发选举舞弊,进而逮捕涉案当事人。这似乎在向美国传达一个微妙信息,如果民主选举有欺诈行为,中国是会伸张正义、支持逮捕、扼阻欺诈舞弊并将绳之以法。而美国的声明是在,维护业已获得胜选的民主选举,警告绝不允许军人干政、破坏现行既有的民主制度,敦促立即释放被拘留的无辜行政人员。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一个毫无民主素养的共产国家,居然声言要替天行道,维护民主、伸张正义,说得比唱的好,满口胡说八道、鬼才会相信。倒是美方声明肺腑之言,说出了新任政府的心里话,绝不允许美国军人介入2020的总统大选纷争。自说自话、各怀鬼胎,世人也只好睁大眼睛,来看看这场缅甸军变,到底是习威震拜,还是白惧川军班师回朝、启动反叛乱法王者归来呢?

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,如果没有获得中国外长王毅,于1月12日会面时的首肯,就是吃熊心豹胆也不敢发动军事政变。中国利用缅甸,与美国几乎同时举行总统大选、至今仍然余波荡漾的时局,给予一个全新的诠释注解。习大大似乎在告诉全天下,翁山苏姬想翻身就必须听命于北京,而不是华府。在白宫的拜登,如想坐稳椭圆形办公室,也必须全力配合中南海的指导方针,否则随时可以亮出大选争议的底牌。至于缅甸军方,那就更不用说了,唯有紧抱中国大腿,才能继续掌握大权控制局面。美国这次总统大选过程曲折,选票算计扑朔迷离,拜登如果想坐稳白宫,当然必须树立其统领国际的权威,绝不能让习大大拿“多迷你”来威胁,更不能让川普有机会,号令太空军来翻盘。每个人都在打有利自己的如意算盘,但有用吗?

2020年世人在疫情煎熬中渡过,2021一开年大家就忙著接种疫苗;武汉大流行,于拜登入主白宫后,有关美国疫情的报导即刻退烧,加州州长纽森更是迫不及待地宣布居家解禁。然而时间已清清楚楚地告知世人,政治的虚假与真伪。缅甸军事政变,其实是美国总统大选延长赛的连续剧;操盘者要世人给军人干政先入为主的观念,纵使师出有名取缔选举诈欺亦属非法。中国想利用这场政变掌控世局,不但要民盟和军方听命于它,还想借机牵制威胁白宫;其剧情曲折迷离、扣人心弦。敬请世人密切关注,这场精彩绝伦、局中设局、计中有计、戏中有戏的缅甸军变、中美搏弈。(加州海沃)民报0209